第A11版:文化视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今日要闻

第A2版
宁波新闻

第A3版
广 告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9年4月10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近现代航运世家宁波顾氏家族
走向海洋
  董建华为外公顾宗瑞题词:奋斗楷模 学习榜样
  位于北仑大碶的顾宗瑞故居“瑞庐”(建于1934年)
  新落成的北仑“顾国华体育中心”
顾宗瑞

  

  4月下旬,“顾国华基金”捐资500万元建造的北仑职业技术学院“顾国华体育中心”即将落成,表明顾氏第三代不但继承了前辈的事业,而且发扬光大了他们的爱乡建乡传统。

  伴随着那年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一场比暴风雪峭厉百倍的金融风暴袭击了北方。一个可怕的消息从山西传到京城:百年老票号日昇昌倒闭了!作为山西票号的代表,日昇昌的倒闭标志着晋商辉煌历史的终结。

  就在来自黄土地的晋帮湮灭于苍茫大地的同一时间,同样植根于传统文化的宁波商帮却再度崛起并繁衍于今。宁波帮不但从钱庄到银行漂亮转身,而且勇立潮头毅然决然地从帆船转向轮船,把航向从江河转向海洋,把自己的航迹印在世界所有的大洋和港口。

  从大碶头到上海滩

  历史有时很奇巧,我要讲的故事也正好发生在1905年。

  这年除夕,航船到宝幢还未靠稳,一个青年后生就一个虎跳上了岸,大步流星直奔甬江南岸大碶头而去。

  这个后生叫顾宗瑞,宁波城里“新玉仁”面店的管账。他要赶在谢年前回到老家儳头村,好叫寡母和兄姐欢喜欢喜。推开家门,母亲果然等着他来一起谢年,一家人相见自然高兴万分。顾宗瑞解下腰包,小心翼翼地朝桌上一倒,只见十几个白花花的银圆满桌乱滚。

  顾宗瑞把银圆高高摞在桌上。一路上,他都在想像着母亲辛苦一辈子,见了这么多银洋钿该有多高兴啊。谁知,母亲先是一惊,继而放声大哭起来。顾宗瑞以为母亲是乐极生悲,连忙安慰起母亲来,母亲却把银圆推开,一边哭一边数落起来。顾宗瑞这才明白,原来母亲误会了,以为儿子一下子带回这么多钱,非偷即抢……

  儿子越劝,母亲哭得越伤心,怎么解释也不相信这钱是清白的。幸好,先前介绍他到镇海工作的堂叔也回家过年,闻讯过来竭力证明,母亲这才转悲为喜。

  原来,顾宗瑞9岁起就到一个石宕(采石场)做学徒,13岁因贫失学,再进一家磨坊做学徒。后经堂叔介绍,到镇海县城的“乐兴”磨坊店做“过堂徒弟”,一直做到账房先生。由于顾宗瑞为人忠诚、工作勤力,得到少东主的赏识,提携他到宁波城里的“新玉仁”面店做了管账。顾宗瑞在“新玉仁”,月薪大洋1圆,可兑铜板1千;此外,每日还另有进账,大致也有10来个铜板。这样一个月下来,可得1千3百铜钱。吃住都在店里,顾宗瑞一个铜板也舍不得乱花,就是四时八节回大碶头看望老母,也是连一个船钱都舍不得。从宁波城里回老家,可先坐船到宝幢,然后从宝幢步行到大碶。宁波城厢与宝幢间有20公里水路,搭航船十分便当,而且船钱也不贵。但顾宗瑞为了省下这几个钱,经常宁可穿起草鞋徒步回家。所以一年下来,居然积得十几块银圆,把母亲、兄嫂、还有几个姐姐眼睛都看花了。

  这是顾宗瑞在老家过的终生难忘的一个春节。新年期间,那些出外做生意、打工的都赶回来了,大家碰碰面,聚聚头,自然也带来四面八方的消息,宁波人叫“灵市面”。儳头村有不少在上海做事的,从上海带回来的消息更说得顾宗瑞心动。

  这天晚上,顾宗瑞告诉母亲和哥哥,他决定到上海去。母亲和哥哥认为在宁波“新玉仁”做管账蛮好,人头熟市面熟,收入不错,东家也看重。放着好好的管账不做,而要生头陌脚去闯荡上海,这不是从“米箩”跳到“糠箩”吗? 

  但是顾宗瑞主意已定。在宁波一年,他接触过不少上海客,还有从上海来的宁波人。平时交往中,也老是听老板们讲,上海市面大,要想生意做得大,就要到上海。他想,为了将来的出路,应该到上海去闯一闯!

  这年的元宵节后,顾宗瑞吃了母亲亲手做的糯米汤团,叩别了慈母和哥嫂,跟一帮节后返工的同乡,从宁波江北岸码头坐上了开往上海的太古公司的轮船。

  这一年顾宗瑞21岁,时在公元1906年。

  一个乡下人,就这样从家门口的小河出发,闯荡上海滩。更没有人会想到,若干年后顾宗瑞和他的家族创办起多家轮船公司,拥有了一支又一支闻名世界的大船队。

  从报关行到轮船行

  顾宗瑞来到上海,在堂兄顾宗月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一份称心的工作:到一家报关行做练习生。

  所谓练习生,其实就是学徒。从9岁第一次算起,21岁的顾宗瑞这是第三次当学徒了。也就说,一切又要从头开始:一个学徒所应当承担的所有打杂工作,包括烧水、打水、拖地板、洗痰盂、跑腿……不过,报关行属于当时最新式的行业,顾宗瑞甘愿一切从头做起。 

  报关行是指经海关准予注册登记,接受进出口货物收发货人的委托,以进出口货物收发货人名义或者以自己的名义,向海关办理代理报关业务,从事报关服务的机构。顾宗瑞在这里每天都可以接触到新鲜的东西,也能长很多见识。所以,尽管练习生的工作地位低下,收入很少,少到仅能维持自己的温饱,顾宗瑞还是非常乐意而且十分卖力地去干。事实证明,顾宗瑞是有眼光有头脑的。因为正是报关行这工作使他的人生产生重大转折,也使他的事业有了一个崭新的起点。报关行像一块跳板,使一个从乡下来的宁波人一步跳到当时如同朝阳一般刚刚升起的现代轮船业。

  但是报关行的“门槛”也很高,别的不说,单是要求能听会说英语这一条,就把几乎是文盲的顾宗瑞挡在门外。唯一的办法就是白天工作,夜晚读书。两年后,报关行选拔会英语、懂业务的行员,顾宗瑞被顺利录用,从练习生升为行员,月薪也加到3块大洋。由于他工作勤快认真,加之业务精熟,数年后又被提升为主管。

  做到报关行的主管,身份、地位、收入比起当年宁波“新玉仁”的管账高了十倍不止。但是顾宗瑞并不满足,于1917年在上海创立泰昌祥报关行。3年后,顾宗瑞开始以“泰昌祥”名义兼做船运生意。1926年,41岁的顾宗瑞与人合伙创建了“上海泰昌祥轮船行”,任总经理。同期购置“福升”,“福康”轮,开展船舶代理、船务代理、揽货、租船运输等业务。1931年,顾宗瑞自置“永亨”、“永升”二轮,组建永亨轮船公司及永安轮船公司,并代理其他同型船舶,常年行驶沪津线,开始以独立船东身份经营船运业务。

  没有风平浪静的海洋,也没有不受伤的船。

  航运业本来就是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但中国航商所遭遇的险风恶浪更甚于世界上任何同行。顾氏家族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代表。

  顾氏家族在百年创业史中,屡遭劫难,三落四起。灾难来自天灾,更来自人祸:航权丧失下的外国资本的压迫,连年战乱等。1936年冬末,渤海湾一场严重的冻冰,就使泰昌祥5艘船遭难,直接损失达4万银圆之巨。一场日军侵华战争顷刻之间使泰昌祥的船队全部覆没。其后,顾宗瑞依托上海租界再一次白手起家,但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又使重建的船队损失殆尽。盼到抗战胜利,顾宗瑞和他的儿子们重整航业,好不容易又有了几条船,但内战又起,船队被国民党军征用,最后血本无归……

  1949年5月,顾宗瑞一家在隆隆炮声中离开大陆,又一次倾家荡产。

  从江河到海洋

  顾宗瑞拎着两只漆革到香港,身上只有7000港币,一家大小窝居在长婿董浩云先行购买的九龙塘佛道私宅。

  这年顾宗瑞已经64岁,但身当乱世不敢言老,仍然雄心勃勃在航业界打拼。好在三个儿子都已经长成虎将,长子顾国敏不但长身玉立,风度翩翩,而且早已独当一面,抗战胜利后他传奇式地从日军手里巧妙地夺回了被掳走的“江苏”轮,显示了胆大机敏的才干。

  1949年10月,顾宗瑞以惊人的胆魄和见识,以仅比众多竞争者多一点零头的105060美元中标5千吨的“雷梦纳”船,凭借自己卓著的信誉和良好的人脉,赤手空拳的顾宗瑞向英商会德丰公司抵押贷款,拥有了到香港后的第一条船,并以此在香港创立万利轮船公司,由长子顾国敏任总经理,顾宗瑞自己则坐镇中军,运筹帷幄。

  万利初创,船少业务少,顾宗瑞安排沉着内秀的二子国华赴美攻读航运经济;三子国和头脑活络,聪明活跃,正好大姐夫董浩云在日本大造新船,急需人手,顾宗瑞就派他去帮忙,一石二鸟,帮忙的同时自己也学会了精湛的修造船本领,不但成了日后家族公司的得力干将,而且是国际航运界闻名的船舶专家。

  此后,万利公司飞速发展,这时正好顾国华从欧美学成回来,顾国和也功成归队,老父亲为三兄弟合理分工:老大主外,管航运;老二主内,管财务;老三跑船厂,督造新船;三兄弟成了香港航界有名的“三剑侠”。有道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不几年功夫,顾氏家族又奇迹般地从零开始建起了一支庞大的船队。

  1983年,为了拓展更大的发展空间,顾氏三兄弟把家族全部12条船一分为二:老大顾国敏继续经营管理万利公司,向油轮为主的方向发展;老二、老三在董建华建议下,以家族在上海时期的老招牌重组“泰昌祥(香港)轮船公司”,经营方向以散货为主。

  果然,天从人愿,不出20年工夫,万利和泰昌祥在国际航运界双峰并峙,都发展成拥有庞大船队的著名航运企业。

  就整个家族而言,除了上述两大航运集团,还有大女婿董浩云所创办的中国航运公司、东方海外和金山轮船三大航运巨头;二女婿朱世庆也创办了台湾威利轮船公司和益寿轮船公司,后者为台湾第一家上市的轮船公司;三女婿张翊栋也是船东,曾任中国商船企业公司经理。

  在香港,有一个支撑着香港国际航运中心的香港船东会,在其50年历史里共产生了25任主席,其中顾氏家族就出任了8届,几占三分之一;在英国作家斯蒂芬妮·莎洛克女士所撰写的香港航运史中,列出了对香港的航运事业贡献最大的17位航运家,其中有10位宁波人,而顾氏家族就占了一半,他们是:顾宗瑞、董浩云、顾国敏、顾国华与顾国和。

  更可喜的是,顾氏家族的第三代也早已稳稳地接过了百年航运事业的轮舵。顾建舟不但是家族企业的顶梁柱,而且先后出任两届船东会主席;董建成继董建华之后执掌董氏航运集团,并出任船东会主席;泰昌祥的现任掌门人顾建纲,在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中稳坐钓鱼台,稳健地把家族化公司向现代企业推进。

  如果说,当年顾宗瑞是单枪匹马闯天下,如今在他的身后已经走出了一个一个方阵;如果说,顾宗瑞当年创办的航运企业只是一棵独木,如今早已繁衍成一片森林。

  从海外回归故乡

  1972年5月28日,顾宗瑞在香港病逝,享寿八十有七。长婿董浩云以半子披麻戴孝,并亲撰一副挽联:

  公是航业先驱,七十年志略精勤,典范永为当世式;

  我荷慈云推爱,卅余载婿乡恋仰,伤心真看泰山颓。

  2008年11月,董建华为外公题词:

  奋斗楷模 学习榜样。

  顾宗瑞的晚年,最关心的是祖国和家乡,时刻系念的是乡情乡心。他喜欢亲手下厨做宁波菜,喜欢乐滋滋地坐在一旁看小辈吃他亲手做的家乡菜。董亦萍说,外公喜欢到日本去,因为在日本可以买到做宁波菜的毛豆等。他还耐心地教东京分公司一个日本女佣学会做道地的宁波菜。

  1965年12月,顾宗瑞80岁生日这一天,他在孙子的帮助下,用当时最先进的磁带录音技术,郑重录下两盒磁带,千叮咛,万嘱咐:“今后啦,你们勿要忘记,总归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乡下啦总勿要忘记去。”“切记!切记!”

  顾氏后人牢记先辈嘱托,改革开放后就回到内地,回到家乡,不遗余力地帮助祖国造船,全心全意帮助北仑港建设,捐赠巨额财物为家乡捐资办学,改善家乡的医疗卫生和社会公益事业。1994年,浙江省政府授予的第一批“爱乡楷模”中,就有顾国华与顾国和兄弟,他们捐建了一大批以父母亲顾宗瑞、周翠玉命名的项目。

  在4月明媚的阳光下,“顾国华基金”捐资500万元建造的北仑职业技术学院“顾国华体育中心”即将落成,表明顾氏第三代不但继承了前辈的事业,而且发扬光大了他们的爱乡建乡传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1版:今日要闻
   第A2版:宁波新闻
   第A3版:广 告
   第A4版:轨道交通工程建设特别报道
   第A5版:三江特刊
   第A6版:时评·国内新闻
   第A7版:社会新闻
   第A8版:文体新闻
   第A9版:财经新闻
   第A10版:国际新闻
   第A11版:文化视点
   第A12版:广 告
人间正道是沧桑
马文的战争
走向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