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9版:国内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今日要闻

第A2版
宁波新闻

第A3版
宁波新闻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0年2月26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调结构 促转型 添活力

  当国际金融危机袭来之际,和国际经济联系紧密的长三角地区通过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不仅保持了经济平稳较快增长,而且化危为机,加快了调结构、促转型的步伐

  新年伊始,长三角传来的消息令人振奋:2009年,苏浙沪三地地区生产总值相加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其中,江苏、浙江、上海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061亿元、22832亿元和14901亿元。

  与此相呼应的是,长三角地区一系列体现结构、效益和民生的指标也都出现积极变化,显示出“保增长”和“促转型”的有机统一:浙江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1万元;上海高新技术产业同比增长13%,大大高于工业整体3%的增长速度;第三产业比重达到59.4%,一年提高了3.4个百分点;江苏“创新型经济”风生水起,新兴产业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传统产业,科技经费投入、专利申请量、获得授权数均居全国第一……

  当国际金融危机袭来之际,和国际经济联系紧密的长三角地区通过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不仅保持了经济平稳较快增长,而且化危为机,加快了调结构、促转型的步伐。

  国际金融危机是传统发展方式之“危”,科学发展方式之“机”。虽然危机影响尚未完全消退,但长三角地区来自企业、市场的内生动力已被激发出来,以创新驱动为主的发展方式正在形成,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服务经济成为共识,推进区域协作、实现经济一体化的动力不断增强。

  (一)转变发展方式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需要,也是自身发展的需要,长三角地区的发展已经到了这个阶段

  见事早、行动快,这是人们对长三角地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一系列举措最深刻的体会。

  2009年一季度,浙江经济增速排名还是全国倒数第二,到下半年,已经反弹到两位数增长;上海经济增速在上半年仍处于全国倒数第二的位置,到全年实现8.2%的增长;而在江苏,处于开放前沿的昆山在重压之下全年进出口总值实现了正增长!

  危机之年,“保增长”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国际金融危机给长三角地区带来最大的影响是发展观念的深刻变化。

  “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冲击,进一步凸显了上海转变发展方式的紧迫性。转变发展方式不仅仅局限于产业结构、需求结构、投入结构的调整,更是经济发展理念、思路和工作方式方法的深刻变革,特别是在指导思想上要有一个大的转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强调指出。

  在采访中,记者对人们观念的变化有着直观的感受: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对当前“增长”的成绩单往往轻描淡写,津津乐道的多是结构调整、自主创新等事关长远发展的话题。

  宁波市市长毛光烈说,转变发展方式首先是转变思想观念的问题,具体而言就是要处理好速度和效益的关系、硬件投入和软件投入的关系、短期行为和长期行为的关系。2009年前11个月,宁波市授权专利数首次突破万件,达到13298件,在副省级城市中仅次于深圳,“我说其意义不亚于千亿元产业硬件投入。”

  观念之变,对于转变发展方式具有根本性的影响。上海明确提出,不再搞区县GDP排名,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淡化GDP等总量规模指标、突出结构效益指标、突出自主创新指标、突出环境节能指标、突出民生社会指标”的政绩考核体系。

  当然,这种观念的变化,不仅仅是国际金融危机“倒逼”所致,长三角地区自身发展所面临的制约,也使人们深刻地认识到转变发展方式的紧迫性。

  以长三角的龙头上海为例,浦东开发开放以来,主要是通过大开放、大合资、土地批租、高强度投入的模式来解决城市建设的历史欠账,2009年投资总额达5273亿元,每平方公里新增投资达到1亿元,增长空间已非常有限。

  土地、资源能源、环境容量、劳动力成本高企等制约,已经成为长三角两省一市共同的发展瓶颈。作为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之一,长三角更能感受到转变发展方式的压力所在,也因此具备了率先转变发展方式的可能性。

  2008年初,上海市委、市政府开展了17个重大课题调研,重点研究解决结构转型等事关上海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江苏省在2004年就率先设立科技成果转化专项资金,大面积抓科技成果转化,以科技创新培育新兴产业。浙江则把大力推进大平台、大产业、大项目、大企业建设作为推进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破解以中小民营企业为主的经济结构“抗震性弱”等问题。

  (二)改变服务业比重过低、外贸依存度过高的经济结构,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内外需协调拉动的经济结构,是长三角“结构之变”的重中之重

  国际金融危机形成的“倒逼”效应,加快了长三角地区结构调整的步伐。

  2009年,长三角地区经济结构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服务业增速大大高于经济增速,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明显上升。

  上海的变化最为明显。统计显示,2009年上海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12.6%,高出8.2%的经济增速4.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提高了3.4个百分点,达到59.4%。

  在传统的制造业大省浙江,2008年10月就召开了服务业发展大会,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并把加快服务业发展放在调整优化结构的首要位置。浙江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黄勇介绍说,2009年前三季度,服务业对浙江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67%。

  江苏2009年服务业增长13.5%,高出GDP增长0.9个百分点,同时,服务业在外资总额占比首次超过四分之一。“江苏提出双轮驱动,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现代服务业高地,力争每年服务业增速高出GDP增速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GDP比重提高1个百分点。”江苏省发展改革委主任毛伟明说。

  “上海转变发展方式的方向十分明确,就是要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实现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双轮驱动。”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肖林说。

  黄勇同样认为,浙江受资源能源约束严重,转变发展方式,就是要形成以第三产业为主的现代产业体系,朝着“制造业服务业化,服务业知识化”的方向发展。

  长三角经济在结构上的另一个显著变化,是各地都在努力改变外贸依存度过高的状况,从以外需拉动为主向内外需协调拉动转变。这既是短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需要,也是长远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

  外贸依存度高达119%的宁波,2009年开始转身向内,狠抓国内外对接的营销网络体系建设。“宁波的产品原来以出口为主,品质好,价格便宜,转到国内市场竞争力同样很强。我们组织龙头企业到南昌、重庆等地开展‘宁波商品周’展销活动,样品在展销会上就被抢购一空。”毛光烈说。

  在外资高度集中的苏州,人们开始思考仅仅作为“跨国公司全球布局的一个车间”的利弊。苏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姚林荣说:“下一步苏州要考虑引进海归人才和本地民营资本结合,通过鼓励创业创新来打造植根本土的高端产业,以避免苏州经济‘只长骨头不长肉’。”

  从过度依赖外需,到内外需协调拉动,这一过程对长三角来说仍然任重道远。

  (三)长三角经济正在从外向型驱动为主向外向型和创新型双轮驱动转变,自主创新不仅为长三角转变发展方式提供了核心动力,也为外向型经济提升能级创造了条件

  转变过度依赖外需的发展方式,并不是不要对外开放。可以肯定的是,长三角经济增长仍然需要外贸外资这个引擎,外向型经济在长三角的比重短期内仍不会降低。只是当这个引擎重新发力之时,驱动方式已经悄然改变。

  “国际金融危机加快了昆山企业向产业价值链高端延伸的步伐。”昆山市委书记张国华说,开放型经济是昆山的特色,昆山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完全放弃这个传统优势,但是对于引进外资的质量、出口产品的附加值都要加快提升步伐。

  以做代工闻名的仁宝电脑多年来笔记本电脑产量一直在2500万台左右。2009年,仁宝电脑在昆山建设了研发中心、营销总部,不仅做代工,还开拓国内市场,当年产量就达到3500万台。“仁宝一家企业身后,跟着几百家配套企业。昆山有龙头企业,有完整的产业链,向高端延伸的空间很大。”张国华说。“与此同时,我们果断地淘汰一批附加值低、占地面积大、有污染的企业。我们不仅是‘腾笼换鸟’,而是‘筑巢引凤’。”据悉,在昆山有上百家外地的办事处,及时捕捉信息以争取昆山的转移企业。

  和昆山一样,在外需萎缩的情况下,长三角各地纷纷推进外向型经济转型,以迎接这个引擎重新发力之时的到来。

  这种转型,一是提升长三角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从劳动密集的制造环节,向产业价值链的上下游攀升;二是鼓励企业“走出去”,通过收购国外成熟的研发团队、营销网络和品牌资源,提升对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

  宁波韵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永磁材料和电机的企业,不久前刚刚收购了日本日欣电机株式会社。公司副董事长杨齐说,日欣电机株式会社的主要客户有小松、五十铃等,有一定的技术积累和客户资源,借助其技术和管理经验,韵升公司的电机有望明显提档升级。

  像韵升公司一样,“走出去”收购国外知名企业,整合其品牌、营销网络和研发能力为我所用,是宁波企业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一大亮点。统计显示,2009年前10个月,宁波全市新批境外企业和机构135家,中方投资额为3.2亿美元,同比增长138.1%。

  在外向型经济调整转型的同时,自主创新迅速承担了驱动长三角经济增长的重任,这也是长三角转变发展方式的核心动力所在。

  “‘后危机’时代的布局,上海要站在产业发展的制高点上,形成创新驱动为主的发展模式。”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秘书长周敏浩说,上海把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化作为事关未来发展的重大战略,选择最有基础、最有条件的领域突破核心和关键技术,航空产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重大先进装备、电子信息制造、海洋工程、新材料、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等9个领域被确定为重点突破口。从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新能源汽车,到世界最大的120万千瓦超超临界火电机组、首个数字电视国家工程中心……一大批高精尖项目犹如星火燎原。

  “创新型经济快速发展,是江苏2009年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最大的亮点。”毛伟明说,一个以创新为驱动的新经济板块已在江苏浮出水面:风力发电装备生产骨干企业100多家,高速齿轮箱、叶片、轮毂和回转支承等关键部件国内市场占有率50%以上;节能环保产业拥有2000多生产厂家,占全国五分之一;医药及生物技术产业年产值近2000亿元,医药产业总量规模占全国11.5%。

  当然,对长三角地区来说,自主创新不是封闭式的,发展创新型经济仍然要考虑和外向型经济结合。

  苏州市发展改革委主任谢鸣说,苏州发展创新型经济的路径,是要充分依托现有的外资工业基础,和自主创新实现嫁接,打造国际先进技术示范区。宁波市则把引进海外工程师作为提高创新水平的重要手段,每引进一位海外工程师,市本级财政给予企业10万元至30万元的一次性资助。

  创新型经济和外向型经济相互融合,双轮驱动,长三角正在探索一条独具特色的转变发展方式的道路。

  (四)从“大桥时代”到“高铁时代”,长三角经济一体化的实质性推进,不仅使产业的区域分工协作更加合理,而且提升了企业在更广阔的空间配置资源的能力

  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并没有减缓长三角经济一体化的步伐。2009年,长三角地区一体化顺利推进,在逆境中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2008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长三角两座世界级的大桥——浙江的杭州湾跨海大桥和江苏的苏通大桥建成通车。

  有了苏通大桥,江苏南通到上海的车程从原先的三四个小时,缩短至一个半小时;浙江宁波到上海的距离,也因杭州湾大桥的建成缩短120公里,跻身上海两小时经济圈。

  沪崇苏隧桥工程、连接舟山的金塘跨海大桥,跨越钱塘江的杭州江东大桥,横跨杭州湾的嘉绍跨江通道……随着这些工程的完成,江河湖海将不再是阻隔苏浙沪两省一市经济和人员往来的“天堑”。

  这些重大交通设施的建设,让长三角经济一体化在空间上的特征愈加明显。

  随着“高铁时代”的来临,长三角一体化将迎来全新的格局。

  设计时速达350公里的沪宁城际铁路建设正按确定的时间节点顺利推进,今年7月1日将通车运营。京沪高铁、沪杭客运专线、宁杭铁路、杭甬客运专线等时速在200公里至350公里的高速铁路都将在近年内陆续建成,届时长三角主要城市将真正实现1小时交通圈。

  “我国第一个跨行政区的区域发展规划《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正式发布,江苏沿海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两大政策机遇叠加,大大促进了苏南、苏北协调发展。”江苏省发展改革委主任毛伟明说,江苏推进财政、科技、产业、人才“四个转移”,3年来,共有1.4万个投资500万元以上的产业项目转移到苏北,总投资达到5000亿元。

  产业转移为长三角一体化提供了真正的内生动力。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建军认为,长三角一体化最初的动力就是来自企业,目前推进最深入的也是在企业层面。比如,正泰、德力西等企业将制造基地放在浙江,企业总部或研发基地、营销总部放在上海。

  这种企业内部的地域分工,客观上带来了长三角经济实质上的一体化,也提升了企业在更广阔的空间配置资源的能力。这,正是转变发展方式题中应有之义。

  (采访组成员:姜波 万建民 王晋 鲍晓倩 刘亮 郁进东 黄平 吴凯 薛海燕 李佳霖 张玫 黄全斌 沈则瑾 李治国 谢文哲 执笔:万建民)

  (原载2月21日《经济日报》)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1版:今日要闻
   第A2版:宁波新闻
   第A3版:宁波新闻
   第A4版:社会新闻
   第A5版:国内国际新闻
   第A6版:光 荣 榜
   第A8版:文体新闻
   第A9版:国内新闻
   第A10版:广 告
   第A11版:文化视点连载
   第A12版:广 告
国内新闻
调结构 促转型 添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