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3版:时评·文娱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今日要闻

第A2版
宁波新闻

第A3版
专版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9月2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时间银行”难担养老服务的重任

  □盛翔

    《浙江省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近日出台,按户籍统计,截至2010年末,浙江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789.03万人,占总人口的16.6%。而且,老年人家庭空巢率持续上升。目前,全省城乡老年人家庭实际空巢率分别为74.96%、59.56%,比2006年上升0.97个和4.07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子女进城或出国求学、就业增多)。为此,《规划》首次明确:建立“时间银行”制度,进行志愿服务储蓄,促进助老志愿服务持续健康发展(8月30日中国网)。

  所谓“时间银行”,是指志愿者将参与公益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当自己遭遇困难时就可以从中支取“被服务时间”。最早由美国人卡恩于上世纪80年代所倡导。在国内,南京、重庆、南宁等城市也零星出现了这种模式,主要依托于居民小区,服务的重点对象是老人,尤其是空巢老人。

  应该说,“时间银行”其实算不上慈善组织,而只是在供求之间发挥穿针引线的作用;人们付出的目的是为了同样获得他人的帮助,与传统意义上只讲奉献不求回报的志愿者精神也不相同。“时间银行”在现代社会最重要的价值,其实是倡导一种邻里互助,有利于克服陌生人社会群居一处却互不往来的普遍冷漠。无论是丰富社区社会生活,还是联络社区居民情感,营造社区和谐氛围,“时间银行”对邻里之间日益陌生的现代社会是有意义的。

  但是,也不值得过分夸大其意义,更不应该将之视为养老服务的一个主要方式。一方面,各种养老服务特别是针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服务,本身需要很多专业技能,并非愿意服务就能服务得了服务得好;另一方面,既然是有偿交换性的,在众多获得时间的方式上必然有所取舍,人们也许更愿意帮别人重装一下电脑系统,而不是照顾老人一天。

  之前国内那些先行试点“时间银行”的地方,之所以很少搞成规模,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现代社会的流动性很强,人们的居住地本来就很不稳定,“时间银行”以小区为单位,显然是不能“通存通兑”的。今年存进去的时间,二三十年后还能否兑换出来,这种不确定性必然会影响年轻人参与的积极性。事实上,年轻人也许更愿意当一回不求回报的志愿者,而不是这种利益交换的“时间银行”。要发扬志愿者精神,“时间银行”恐怕不是一个最好的方式。

  几年以后,平均每5个浙江人里面,就有1个是老年人,增加养老服务供给特别是提高养老服务质量,无疑迫在眉睫。养老服务体系应该是多元的,“时间银行”这样的邻里互助养老模式当然可以搞,但是充其量只可作为一个次要补充,更重要的还应该是政府部门在公共养老服务上更多些未雨绸缪。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1版:今日要闻
   第A2版:宁波新闻
   第A3版:专版
   第A4版:专版
   第A5版:宁波新闻
   第A6版:宁波新闻
   第A7版:开放型经济专题报道
   第A8版:宁波新闻
   第A9版:都市新闻
   第A10版:财经新闻
   第A11版:体育新闻
   第A12版:文化视点/连载
   第A13版:时评·文娱新闻
   第A14版:国内新闻
   第A15版:国内新闻
   第A16版:国际新闻
“时间银行”难担养老服务的重任
多做些横向比较
习惯成自然
“为人民管理城市”应成普遍规则
华语明星水城争辉
携开幕片亮相 乔治·克鲁尼人气爆炸
宋祖英十月首次重庆开唱
贺友直作品将亮相上海艺博会
长篇报告文学《非常梅山》被列入“浙江记忆”工程
《金川世家神像考》出版
盼跨部门竞争上岗常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