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5版:四明笔谭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应廷皋和桂隐楼

应芳舟

  【思想散墨】

  应廷皋,字鹤亭,又字蘧斋,清鄞县下应人。下应应氏为甬上望族,耕读传家,文武兼能,代不乏人。应廷皋的曾祖父、祖父都以乐善好施闻于乡里。父亲应標,幼攻文学,及长习武,可惜因听信服五毒可助长功力的说法,年仅二十四岁就抛下四岁的应廷皋撒手人寰。

  应廷皋通过输粟补得监生,他勤俭持家,经营有方,继承祖上慈善之风,积极参与地方公益事业。道光初年,地方政府召集一些绅耆富室商议如何疏浚东钱湖,应廷皋献上疏导之法,颇获知县孙岩的称赞。壬辰年(1832年)发生饥荒,死者无数,应廷皋竭力参与赈灾,每晚派人送米上门,拯救了不少族人的生命。

  下应应氏素有尊师重教的门风,童华撰写的《应廷皋列传》中称,应廷皋对奉化孙事伦格外看重,礼聘其为私塾教师。孙事伦(1758-1835年)号彝堂,一号竹湾,乃饱学之士,师事蒋学镛,为阮元所赏识,嘉庆三年戊午科(1798年)乡试中举。他出任应氏塾师的时间是在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时年五十九岁。孙事伦与应廷皋关系融洽,两人常在庭院桂花树下喝茶饮酒,极尽欢畅。

  应廷皋稍有空闲便浏览经史著作,曾为子嗣亲自讲授《尔雅》等儒家经典。他育有宗锜、宗、宗、宗钥四子,在孙事伦等名师悉心教导以及应廷皋朝夕督促之下,子孙辈均受到良好教育。自应宗中得文举后,孙子辈中的佼佼者应会准又喜中癸卯科(1843年)武举。

  应廷皋一生的最大业绩是建造了一座藏书楼。这座名“桂隐”的藏书楼与卢址的抱经楼、徐时栋的水北阁、董沛的六一山房等成为鄞县历代私人藏书楼的重要代表。桂隐楼的前身是应正友创办的菱池书屋。书屋之名来源于应氏聚族而居的地方有一处水沧漕,又名菱池。孙事伦在《菱池书屋记》中称“岁丙子余假馆书屋”,可见早在丙子年(1816年)之前,由应廷皋建造的崭新菱池书屋就已在原址矗立,那时的书屋不仅收藏典籍,而且还是塾师传道授业解惑的场所。

  关于桂隐楼,我们可从当时文人记载中有一个大略的认识。孙事伦《桂隐楼记》:“鄞东乡菱池,应鹤亭先生之故居也。中有桂树一本,扶疏畅茂。当花放时,香闻数里……岁戊子,先生鼎新其居,门庭式廓而桂树适在巽隅。於是,复作一楼以庇之,颜曰‘桂隐’……先生晚好闲静,筑斯楼也,上以供文昌,下以储文籍。先生息影其中,时舍药以施远近。”从中可知,桂隐楼创建于戊子年(1828年),共计二层,楼上供奉文昌帝,楼下贮藏书籍,这在藏书楼中是极为罕见的。桂隐楼中的藏书来自于购买,这既反映了应廷皋家资厚实,同时也说明其祖上并无多少藏书传给他。

  桂隐楼之命名,用意深远。其一,桂隐楼旁有古桂一株,乃应氏先人所植,取此名正是对先祖的怀念;其二,此桂树虽然植于深深庭院,花季时却能香飘远方,书香犹如花香,使邻里、路人皆能闻其香;其三,楼名契合学子默默耕耘,科举题名以期流芳百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桂隐楼的“隐”是一种忍受寂寞埋首经典的处世态度,不过最终闻达于四方才是藏书楼主人追求的人生目标。

  桂隐楼藏书规模不详,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量当十分可观。民国《鄞县通志》称应廷皋“在其(指菱池书屋)东边筑桂隐楼,藏书颇富”;鄞人董澜写到应廷皋桂隐楼内“珍藏满架”。应廷皋就桂隐楼及藏书的长远保存,确定了购置田产和镌刻石碑的做法,一为物质保障,一为精神劝导,可谓用心良苦。应廷皋还在桂隐楼内调配药方,用于施舍他人,书楼成了药房,真是善莫大焉。不过,应廷皋虽在桂隐楼内制药,却不设神农而设文昌塑像,不藏歧黄之书而藏儒家经典,这其实也是他视功名为目标的价值观的体现。应廷皋的长子对修建桂隐楼出力较大,遗憾的是建造的第二年即猝然离世。

  桂隐楼又被唤作桂隐轩。族人应会洽、应朝光在应廷皋影响下,亦喜聚书,成为学者型藏书家。桂隐楼因它的大好景致,也成为文人雅聚的场所。据张善元写于同治四年的《小蘧君暨配张安人五十双庆序》:“家故有桂隐楼,楼前木犀一本,大可合抱,为先人所手植,花时携一卷挈一壶,集文学之彦偕群从觞咏其中,终日一杯恰然自得,不啻天际真人。”

  近代新式公共图书馆崛起的同时,伴随了旧式私家藏书楼的衰落。范樾《寿小蘧君暨配张孺人四十》中有“桂隐楼崇世泽緜,此中吟啸亦神仙”诗句,旁注有“君家有桂隐楼,世遗读书处”。可见,在应廷皋幼子应宗钥四十岁生日时,桂隐楼尚屹立于世,并为同县学人所钦羡。宗钥去世后,桂隐楼虽仍然矗立,不过境况已不如之前,民国《鄞县通志》称桂隐楼藏书“流落於坊肆者,间有‘桂印(隐)楼印’之白文方印”。应廷皋当年为桂隐楼置田和镌碑,期望子子孙孙永久传承,但最终未能如其所愿,令人惋惜。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宁波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