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4版:副刊·连载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A1版
今日要闻

第A2版
宁波新闻

第A3版
城事记录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8年7月2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莺脰湖遗事

  周小东

  武陵桃源之水,从四明深处滚滚东流,出林村注鄞西河网入城。然而在1500多年前,这里是一片草长水深、鹜鸟栖息的湖泊,因其湖面南大北小形似黄莺的脖子(“脰”的意思就是颈项),故名“莺脰湖”。

  唐大历八年(公元773年),鄞县县令储仙舟浚湖修堤,更湖名为广德。以后历代守令屡有修建,使广德湖绿堤环绕,青山做伴,倍添南国风光。宋曾巩著有《广德湖记》,谓“凡鄞之乡十有四:其东七乡之田,钱湖溉之;其西七乡之田,水注之者,则此湖也。航通越者,皆由此湖”。从曾巩的记载来看,广德湖北通姚江,溯江而上通过浙北平原河网可达绍兴、杭州。统灌溉之利,领舟楫之便,广德湖在鄞西之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由于广德湖湖底淤积较厚,容易辟为水田。唐大中元年(公元847年),有人提出要垦湖为田,此事经过御史李后素考察,反复权衡后认为废湖会对西乡农业产生不利影响。此后,常有人擅自在湖边筑堤拦水,盗建湖田,屡禁不止。到咸平(公元998年—1003年)年间,官方竟自开禁令,将广德湖西山脚边低洼处赐为官吏职田(古时官吏的禄米田,今横街镇有“职田王”村庄),得田的官吏又乘机扩大面积,侵占湖面。但是历届守令出于全局考虑,始终不肯废湖,并且有所修筑。宋熙宁元年,鄞县守令张峋鉴于广德湖多年失治,动工全面整修。他亲自主持施工方案,一面加固湖堤、栽桑植柳,一面筑埭设契、节制湖水,“……既成,而田不病旱,舟不病涸……水产之良,皆复其旧。”整治后,广德湖虽然比以前略有缩小,但仿佛一个憔悴的老人恢复了青春,令其灌溉受益面积也从400顷增加到2000顷。

  广德湖东抵望春,北达高桥,南至蒋山湖后,襟山带水,气象万千,“盖湖之大五十里,而在鄞之西十二里。”湖面碧波千顷,风景秀丽。万季野《竹枝词》写道:“望春桥上望春波,草绿苹香凫鸭多。最是城西好风景,夕阳处处起田歌。”湖中白鹤、望春两山,独出水面,遥遥对峙,招来风光无穷。尤其是湖上常有海市蜃楼景观出现,亭台楼阁,城阙巍然,与孤山相得益彰,更使“望春与白鹤,双峰争瑰丽”。时人称为“灵波蜃市”,今望春山下有灵波庙,而望春桥西南有“夹塘”遗址,是为湖堤故迹。

  北宋时,湖滨林村得学风之先,学者们办书院,兴义学,教化乡里。王安石任鄞县县令时,常到林村视察,与学者们诗章唱和,寄托济世之志。其中有一位叫王该,是桃源先生王说之弟,他在襄州邓城当县令,与王安石颇有惺惺相惜之意,两人十分契合。后来王该就隐居在广德湖的望春山中,读书做学问,人称望春先生。

  但是,美丽的广德湖的命运始终在废湖派和兴湖派的斗争中摇摆着。到了北宋末年,金人屡犯边境,宋徽宗治国无能,财政入不敷出,他诏令天下,凡能向国库多缴赋税者可优先升官。时江南人口增加,平原地区到处围垦圩田,这一政策更加刺激了人们垦辟的热情。政和八年(公元1118年),知州楼异干脆公开提出废湖,他向上奏请:“废莺脰湖为田,可益赋四万石。”这一建议立即得到批准。是年堤毁湖废,一任官员的政绩,断送了一片湖光山色的美景,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农业社会的命脉——一个造福一方的水利调节枢纽。

  垦湖为田后,孤标独立的白鹤山和望春山从平地兀起,依然是一道风景。百姓在山下设庙祭神。清康熙年间,鄞西有猛虎为害。有一天夜里,庙祝梦见老虎向白鹤山神求食,被山神拒绝。后来老虎又向望春山神讨吃,山神答应了。白鹤山神闻讯大怒:“我们管辖下的子弟,应该保护才是,凭什么让老虎蹂躏?”于是白鹤山神找望春山神评理,望春山神不服。是夜,寒风萧萧,雨声如鼓,二神大战在湖田上。结果望春山神战败。第二天早上,人们看到望春山顶歪向一边,一颗丢失的帽缨落在远远的湖田上,化作一座蓬蒿满地的荒丘。也有人说,白鹤、望春二山是八仙过海时遗落的,当时铁拐李挑着一担黄土欲填东海,因腿脚不便不小心跌了一跤,把两头黄土倒在湖田上化成了白鹤、望春两山。这些美丽的神话给广德湖增添了几分神秘和悠远。

  广德湖的兴废,对西乡农业生产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在它消失后,对农业的利弊得失之争还在继续。王庭秀撰《水利记》,论证废湖之害;而王正已作《废湖辨》,力陈湖之宜废,李光甚至上书《谋复湖奏》,建议重开四明广德湖,终因宋室财政虚空,湖田已成事实而不能再复。结果西乡的水利状况日益恶化,往往一下雨就成水涝,而晴不了几天就闹干旱。从那时起,肥沃的西乡逐渐沦为一块灾荒频发的土地,鄞州流传起一句民谚:“儿子要亲生,田要买东乡”,表达了人们对西乡农业生产的失望之情,万季野《竹枝词》写得好:“湖开莺脰匹东钱,谁把长波决作堤?却恨宣和楼太守,屡教西土失丰年!”不仅如此,湖废后没为官田,让百姓租种,租费加赋税,官方征敛竟比私田还重。到明正德年间,已经发展到“流亡者十且八九,野突白昼不烟,行者指湖为穿穽而居者视田为狱”的凄凉地步。这时有一个叫杨钦的儒生变卖家产赴京城,三次上书广德湖湖田之害,地方官林公富将这一民不聊生的情况报告朝廷,时有鄞县人陈槐为湖广按察副使,他在朝中奔走,力请为湖民减租,并且要求租费“全折”(就是将租谷全部折算为货币形式交纳)。不久此议通过,湖民税负减轻,终于元气渐复,后湖民在卖面桥立崇德祠祭祀。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莺脰湖遗事,今已俱往矣。可以告慰历代兴湖派的是,今日在其源头的武陵溪上出现了一座容量2838万立方米的人工湖——溪下水库,它的建成不仅大大改变了鄞西的水利条件,其山水风光和人文历史,还潜藏着丰富的旅游资源。莺脰湖有知,也许会感叹江山代有新气象,不再把自己的消逝引为憾事了。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宁报资讯 |联系我们|网站律师|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2008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宁报集团职业道德监督投诉电话:87654321 宁网广告(87682306)
技术支持: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中国宁波网 版权所有 

合作伙伴: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