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9版:副 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今日要闻

第A2版
宁波新闻

第A3版
广 告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0年1月9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画出鸟类的天堂
——画家房企遐访谈
本报记者 陈晓旻

  作品名称

  

  金风送爽

  太阳雨

  在水一方

  湿地家园

  

    人物名片:

  房企遐,浙江慈溪人,擅长风景名胜组画。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慈溪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师承陆一飞、孔仲起先生,又得到何水法先生等名家悉心指导。作品多次获奖和参加展览,出版有个人画册:《房企遐山水画创意》(1995年 辽宁美术出版社)、《房企遐画欧洲》(2001年 中国美院出版社)、《房企遐画泰宁》(2006年 人民美术出版社)等;邮政出版:《欧洲风光组画》邮票一套、《慈溪乡情系列之一贺年有奖明信片、卡》、描绘杭州湾跨海大桥国画《长桥卧波 天堑通途》和北京奥运《神州圣火传递图》邮票等。

  

  1月14日,《杭州湾湿地,鸟类的天堂》房企遐主题画展暨邮册首发式将在慈溪举行。

  

 

  记者:《杭州湾湿地,鸟类的天堂》主题画展暨邮册首发式下周即将举行,能谈谈有关这次主题画展的情况吗?

  房企遐:《湿地家园》是我去年完成的一个作品系列,大概有40幅左右,画的是各种各样的湿地鸟类,目的是关注生态和环保。当初邮政局选了其中28幅准备作为明信片发行,后来有人建议何不编成邮册呢?这样可以把这个主题用系统的文字表达出来,更加鲜明具体,也可以达到更好的环保宣传效果。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个邮册。

  举办同主题的画展则是源于慈溪市政协领导的提议。因为今年正好全国政协在全国有个“关注森林,关注生态”的活动倡议,我们政协委员能够用手中的画笔来表现和参与也是很好的途径。在大家的共同支持下,就有了这个《杭州湾湿地,鸟类的天堂》主题画展暨邮册首发式。听说杭州湾湿地将在今年6月对外开放,我希望通过艺术的方式,可以起到科普、生态环保、旅游宣传等多种作用。

  

  记者:您怎么想到去创作这个环保的主题画呢?

  房企遐:应该是缘于一只失踪的鸟吧。我家里曾经养过一只鹩哥,那是9年前它从远方飞到我的画室窗口的。后来它就在这个窗口居留了下来,并且成为了我们家庭一员,然而就在2008年10月28日那天早晨,我发现朝夕相处的鹩哥不见了,鸟笼里只有零乱散落的一些羽毛,我不知道它被什么动物吃掉了,看着这个空空的笼子让我难过了好久,根本无法安心画画。一拿起画笔,眼前就浮现出鹩哥的影子:每天我吃早餐,它就雀跃地等着我给它喂食,通常我吃什么它也吃什么,总是很开心地接受我用筷子夹给它的年糕、米饭等等。我把门拉开,它就反应机灵地说:“事体有■?”让人忍俊不禁……一下子没有了鸟语,一下子失去了一个“亲人”,我忽然觉得失去了一种依恋的感觉,甚至一种熟悉的生活。

  直到11月16日,我忽然有了创作的灵感,我画下了在朔风中逆风飞扬的两只野鸭,这是我在杭州湾湿地偶然看到的景象。取名为《春风》,是希望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我们的经济可以好转起来,后来这幅作品被邮政局印成了明信片。我的心情也因为这幅作品的完成而豁然开朗:对!我何不创作一些鸟类题材的作品,来纪念我心爱的鹩哥呢?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了准备工作,正好从2008年12月28日的《慈溪日报》看到一则新闻,得知慈溪市与世界银行签订协议,杭州湾湿地项目正式启动并开工建设。杭州湾湿地作为中国八大咸水湿地之一,要建设成为世界级的候鸟栖息地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观鸟湿地。湿地具有强大的生态净化作用,因而被誉为“地球之肾”。这是个让人高兴的环保项目,何况就在我自己的家乡慈溪呢!想到平时经常在饭店看到各种野味被人们搬上餐桌,想到我们的环境污染日益加重,想到童年老家屋梁上每年如期而至生儿育女其乐融融的燕子,我明确了自己画鸟的主题,那就画湿地的各种鸟类,用自己的作品去表达生态环保,让更多的人一起来关心我们自己生活的地球。于是,我把画鸟的主题从《我心飞翔》定位为《湿地家园》。创作的第一幅画就是在杭州湾湿地被发现的国家一级保护珍禽——中华秋沙鸭,取名为《嬉嬉》,意指它们在这片湿地家园快乐地生活。中华秋沙鸭是鸟类中的活化石,国际上已将其列入世界濒危物种红皮书。

  

  记者:听说后来还有斑鸠到您家的窗台来筑巢?

  房企遐:我家也许正是鸟儿喜欢的地方。我觉得,鸟儿其实跟人一样也是有感情

  甚至有思维的。因为喜爱鸟同时也是为了画鸟而想更多地了解鸟儿吧,我对这个跟上次一样飞临我家窗口的客人给予了特别的关注。

  我家朝东三楼半的墙面上有一个窗户,窗台上有个圆铁条制成的防盗窗,整个墙壁上长满了“爬山虎”。去年3月31日那天下午,母亲上阁楼取东西,惊奇地发现窗口外防盗窗的边角里蹲着一只斑鸠。她好奇地打开窗户,斑鸠就飞走了。我闻迅赶来,只见还有两只小斑鸠躲在防盗窗角上的鸟窝里,它们刚长出棕褐色的茸毛,蜷缩着身体一动也不动,很像几片枯黄的叶子。

  出于对鸟儿天然的喜爱,我叮嘱母亲不能再惊动那些小鸟。赶紧关上窗户,离开窗口,好让母鸟早点回来。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又悄悄来到窗口,只见母斑鸠已经飞回来正蓬松着翅膀把两只稚鸟紧紧地藏在腹下,这下我可放心了。第二天晚上,我悄悄地打开窗户放上了一碗玉米粒和小米,还放了一小碟水,以方便斑鸠取食。但斑鸠似乎并不领情,窗外的鸟食一动都没有动过。

  接着几天,我一有空就会去窗口偷偷瞧。只见鸟窝内总有一只大斑鸠,不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总是瞪着圆眼睛头朝外趴在窝里,一动也不动地守护着自己的孩子。它腹下的稚鸟有时会不安分地把身体露出来,有时会翘起毛茸茸的屁股,把粪便排在窝外。我不知道,斑鸠是什么时候进食的,因为我从没有见斑鸠离开过,也没有见过母鸟给稚鸟喂食。我想一定还有一只斑鸠在轮换,在共同哺育它们的后代。

  果然,后来我发现一对大斑鸠站在对面的屋脊上“咕咕—咕”地鸣叫着,互相倾诉着心曲……两只稚鸟已长出了大部分羽毛,宁静地享受着阳光,用不着大斑鸠呵护保温了。又过了两天,小斑鸠已走出鸟窝在窗台上玩耍、休息,并不时地用尖嘴梳理带满茸毛的新羽。可能是我经常隔着玻璃去看望的缘故,它们也不怕我来拍照片,有时还会伸展开棕色的翅膀,跳上花盆表演一下。

  看着小斑鸠日益长大,它们的羽翼即将丰满,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一下子飞得无影无踪,我想用DV来记录一下小斑鸠的活动。当我把镜头对着它们,突然眼前的两只稚鸟低下了头,两只翅膀不停地抖动着。镜头里一只大斑鸠跃入眼帘,它伸长脖子来到稚鸟面前,两只稚鸟扇动着翅膀,竞相用尖嘴伸入大斑鸠口中争吃鸽乳,大斑鸠还不时地把嗉囊内的鸽乳呕出来喂食给稚鸟……喂食活动整整持续了二三分钟。这时大斑鸠发现了窗户内的我,转身看了我一会,就飞走了。我终于看到了斑鸠喂食的情景,并用DV记录了这珍贵的镜头。呵呵,太高兴了!

  4月14日,一只小斑鸠竟然飞上了窗台上方的“爬山虎”藤条,另一只也正在跃跃欲试,我想小斑鸠就要开始飞了。果然不出所料,下午3时多窗外响起了大斑鸠“咕—咕—咕”的叫唤声,我赶紧拿起了相机,只见两只小斑鸠已经飞离了我家的窗台,一只大斑鸠在对面房屋的平顶上一边给稚鸟喂食,一边引导着稚鸟向远处飞去……它们将飞向蓝天,开始新的生活!面对此情此景,我的心中充满了留恋。

  尽管现在斑鸠已经离开了,但我仍会时常关注这个窗口,关注这个用树枝建成的鸟窝,并盼望着明年春天再次相会! 

  

  记者:我知道您以前主要画山水画的,转而进行花鸟画主题创作难度大吗?

  房企遐:首先是画组画的难度。古人云:长卷易好,册页难成。因为长卷可以一种风格一个题材到底,而册页则需要同中有异,想方设法创造出不同的构图和意境。为此我把著名的法国电影大师雅克·贝汉拍摄的自然纪录片《迁徙的鸟》看了一遍又一遍,它用人类的镜头记录鸟类的飞翔,又用鸟儿的视角来俯视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充满诗意,更带给我们思考。

  从山水画到花鸟画,虽然是不同的技法,但是,正如陆俨少先生说的,山水用笔变化最多,点线上有了功夫,用在花卉上,好比有了5000兵,只用3000自能指挥如意,绰绰有余。因为我之前一直是学习山水画的,这可以给我提供比较好的绘画功底。

  再者,传统的花鸟画的题材以丹顶鹤、老鹰、大雁、鸳鸯等为主,而我要画的湿地鸟类有些品种可能是从来没有人画过的。虽然现代有了照相机、录像机、航拍等设备的帮助,可以从各个角度去了解各种鸟类的动作,不过为了把有生命力的鸟类画出来,造型的把握很关键,幸好学画之初我是学素描和人物肖像的,这些积累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传统的花鸟画格局比较小,而我通过将山水和花鸟相结合,把自己对鸟儿的理解和感悟尽量表现出来。

  

  记者:从2001年中国美院出版社出版的《房企遐画欧洲》画册了解到,您是个很善于创新、把握时代气息的画家。您对于中国画的现代走向是怎么看待的呢?

  房企遐:记得2005年我去福建泰宁的火车上偶然遇到人民日报的一个记者,他也很喜欢艺术,聊到现代的书画家,他归纳了三种人:一种是传统技巧唯上的学院派;一种人只画他自己的画,关注自己内心感受,不管别人看不看得懂;还有一种用心去感受和表达,融入这个时代,融入自己的感情的画家。我可能就是那第三种。

  这个影响主要来自我的老师陆一飞先生。“笔墨当随时代”,当年他就画了上海风光、慈溪风光等众多的时代画卷。记得1999年我去欧洲写生,他叮嘱我多收集点资料、多写生,回来后画个画册。而且我还记得他教导我:陆俨少先生讲,画画不可把名利看得太重,要有殉道精神。这些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所以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我开始远游以长见识,游三峡、登峨眉、走苏北、闯苗寨,倾情游历祖国的名山大川,我相信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因为书中提供的只是间接经验,而我的体验则是直接经验,而这正是艺术创作所需要的。

  我觉得传统的灵魂本质就是创新。否则只能是画“匠”,而不是画“家”。也许因为自己只有小学的学历,没有正规系统地学习过绘画艺术,反而给了我多方吸收和借鉴的机会,也给了我善于尝试的勇气。所以我的画风格和题材都不局限,也没有特别像谁的风貌,我希望自己的风格是独特的。比如艺术与旅游的结合。我在2006年创作完成了50幅描绘泰宁风光的作品,并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画集,于2006年5月19日在“泰宁世界地质公园”开园揭碑典礼上首发。《中国旅游报》特发文“为艺术与旅游结合探索新路”。我很乐意用画笔记录时代风貌,为当地的旅游事业起到一点宣传的作用。

  

  记者:您的绘画生涯也跟别人很不一样,有什么最难忘的经历跟我们分享?

  房企遐:光阴荏苒,我从事绘画已整整42个年头了,回首往事感慨万千,有太多的往事难以忘怀,尤其是一路过来众多素不相识却给予我帮助和支持的那么多老师。在最艰难的岁月,有时一句鼓励、一份理解,就可以让你对自己的爱好坚定地执着一辈子。1978年春的一天,一个穿着干部制服的人走进我家里,在父亲被“打倒”的岁月,有干部到我家来本来就是个稀罕事儿。后来才知道他是宁波师范学校的余致力老师。他在白天看到我在墙上画宣传画,然后打听了我家的地址,晚上特意过来看我的。当他得知我家的贫困家境时,感慨地说:“你是不得时、不得势、不得志、不得法”,当他得知我是在父亲的支持下坚持学画的,他当即转身对我父亲说:“这个时代,还能如此。向你父母亲致于深深的敬意!”这是直到今天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后来,他为了帮助我,想让我到宁波师范学校去上班,带工资学习,然后考美院。可惜我才小学学历不够资格,最后他也实在无能为力了。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没有多少联系,但是我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老师。这是生命里很深的烙印,每次在最艰难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种殷切的期望和真诚的鼓励。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1版:今日要闻
   第A2版:宁波新闻
   第A3版:广 告
   第A4版:特别报道
   第A5版:财经新闻
   第A6版:招 聘
   第A7版:财经新闻
   第A8版:中国新闻
   第A9版:广 告
   第A10版:广 告
   第A11版:中国新闻
   第A12版:广 告
   第A13版:中国新闻
   第A14版:广 告
   第A15版:世界新闻
   第A16版:世界新闻
   第A17版:文娱新闻
   第A18版:文娱新闻
   第A19版:副 刊
   第A20版:小记者
   第A21版:小记者
   第A22版:小记者
   第A23版:小记者
   第A24版:体育新闻
副 刊
画出鸟类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