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8版:人文讲坛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今日要闻

第A2版
今日关注

第A3版
宁波·要闻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4月24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鄞州地名趣谈
  蜜岩
  横街
  横溪

  上接A17

  鄞州中部是宽阔的平原河网地带,其地名多与水有关。鄞州百姓中向来流传“东乡十八隘、南乡十八埭,西乡十八(土耷)(音dā)”的顺口溜。这句顺口溜反映了鄞州东南西三个平原的地名特点。《宁波市鄞州区地名志》一书上云:“十八”是虚数,是宁波人表示有较多数量的词。该书还对“隘”、“埭”、“(土耷)”三种地形做了解释。认为“隘”指“狭窄、险要的地方”。鄞州东部平原河网密布,村庄多依河而建,有的还沿河设街,形成狭窄之势。村与村看似相近,却河流环绕阻隔,非桥不过,犹如关隘。这样的狭促之地在鄞州东部平原甚为常见。鄞东人多以“隘”命名之,如邱隘、黄隘、殷隘、曹隘、柳隘、张隘、余隘、高隘、滕隘、郑隘、外河沿隘、林夹隘、平隘、李隘、章隘等等。“埭”为堵水的土堤,是鄞州农民用以拦水提高蓄水量的水利工程。鄞南平原地势较低,先人们需要用土筑埭蓄水以利灌溉航运。住在这种水利工程附近的村庄多以此命名。现在,“埭”这种原始水利工程已经淘汰消失,而带“埭”的村庄名字多还保留着,如徐东埭、钱埭、荻埭、郏家埭、应家埭、周家埭等,提示人们这里曾有过这样一段农田水利历史。“(土耷)”一般理解为高低不平的地方。鄞西平原,河流湖泊交错相连,古时有广德湖、马湖、小江湖、雁湖、槎湖与市内日湖、月湖相通,在湖边塌区高地,人们不断垦荒生息、聚族繁衍,形成村落,以姓加“(土耷)”而名。如詹家(土耷)、车何(土耷)、屠家(土耷)、潘家(土耷)、包家(土耷)、徐家(土耷)、茶(土耷)、朱都(土耷)、前虞(土耷)等。

  鄞州区境内有东后塘河、东中塘河、前塘河、南塘河、西中塘河、西后塘河六条主干流,溪流河道水网纵横交织,为了抗洪排涝,鄞州先人先后在主干流与主要支流的河道中兴修了多处不同造型的碶闸、堰漕、桥梁。这些惠民建筑许多成为当地标志性的建筑物,也成为当时百姓命名自己居住地的首选。所以在鄞州乡镇地名中还多带有碶、堰、漕、桥的。如石碶、五乡碶、云龙碶等碶闸所在之地,皆镇以碶名。五乡镇的“沙堰”因村内有一条带状沙坝而得名,“余家堰”则因村旁的堰堤而名。“漕港”村因村在河漕旁,故名漕港。“新河漕”村多姓陈,为解决生活饮水和农田灌溉,该村村民在村中新开挖一条小河,故把村名命名为“新河漕”村。还有的镇以桥命名,如“高桥”、“洞桥”。高桥镇的那座高桥是古时赴任官船进入后塘河必经的第一桥,当官船对着高桥驶来时,首先看到桥上迎面的石刻“指日高升”四个大字,格外迎合官员心意,故甚为出名,镇与桥连,因以桥名。洞桥镇域内有一座南北走向廊屋结构的洞桥,故名。还有的镇干脆以镇中水命名,如“鄞江”、“章水”、“横溪”、“塘溪”等,体现了鄞州水系发达的特点。 

  名中求“商”

  地名往往可以反映古代社会经济活动情况。宁波工商业发达,现在宁波市区的许多地名记载着宁波古代城区工商业的繁荣景象,如“药行街”、“战船街”、“打铁巷”、“纱帽巷”、“铸坊巷”、“鹅场路”等。作为宁波市城外最大一区,鄞州东部濒海,东南部和西部则为丘陵和山地,中部是一片宽广而水系丰富的平原。地域特征独特,物产丰富,各类工商业发达。鄞州的部分地名则反映着依山靠海的古宁波乡村独特而繁荣的社会经济。

  比如“咸祥”。咸祥位于鄞州东海之滨,南宋时形成村落,村民多煮盐为业,是古宁波重要制盐之所,当地很多地名反映盐业之盛。镇名“咸祥”即从“盐场”谐音转化而来。镇内村落唤作咸一、咸二、咸三、咸四、咸五、咸六等,河流名为咸球,道路命为咸开等。就连刮泥淋卤后的海泥长年累月堆积成为土墩后,都成为附近村落命名的标志,因此咸祥有很多带“墩”字的村落地名,如蔡家墩。

  又如“埕窑”。宁波是我国越窑青瓷的中心产地,在鄞州东南部和西部依山傍水的地方也曾分布过大量窑厂,有些地方就以窑厂命名流传。“埕窑”曾是鄞州东南部横溪镇有名的烧窑基地,那里的18个大窑皆烧埕,所以该地命名“埕窑”。鄞州东部东吴镇有个村庄专门烧制瓶器,人们就把那个地方称作“瓶窑”,后谐化为“平窑”。鄞州以窑命名的还有很多,如姜山镇的“窑头”村,鄞州西部横街镇的“上兆”、“下兆”(宁波话中“兆”“窑”同音),鄞江镇的“瓦窑桥”等,反映了古代鄞州地区陶瓷业的发达。

  还如“石宕”。鄞州山丘众多,自古采石业发达,很多地方把采石地称“宕”。“石宕”位于咸祥镇,该村村民多以采石为业,附近有石宕,村以此得名。鄞江镇现还有“下江宕”村,地处鄞江宕山下,故名。另还有“华兴宕”自然村,也因处于华兴石宕附近而得名。这些带“宕”的名称像一把钥匙指引人们打开鄞州古代采石业的大门。

  鄞州许多地名还体现古代鄞州各种农业经济活动。如姜山镇的“田畈沿”和“新田畈沿”两个地名反映出当时人们开垦新农田过程;洞桥镇的“车沟”村反映当时村人用水车引水灌田过程。横街镇“职田王”自然村村民主姓王,宋时就以耕种职田(官田)为生,故名。五乡镇“羊角田”村村民主姓张,据传张氏祖族多以养羊为生,故名。“梅墟”街道“油车”村民主姓王,多以车载机器榨油,故名。邱隘镇“捕蟾漕”村村民主姓邱,过去那里漕嘴蟾虫较多,当地人捕捉为药,故名。邱隘镇另有“打网岙”,该地临河位岙,村民以打网捕鱼为生,故名。洞桥镇也有打网捕鱼的村庄,唤作“鱼山”村。该村有条产鱼的河,又有山,故唤“鱼山”。

  宁波城市工商业发达,乡村贸易也繁荣,鄞州一些地名可以佐证之。“梅墟”就是。“梅墟”传说是东汉著名隐士梅福定居地,梅福先生东汉初年从江西九江寿春县迁来此处,后代人口鼎盛,常在此集中交易物资,形成鄞东有名集市(墟),时人遂以“梅”姓和“墟”命名该地流传于世。“横街”亦是。“横街”镇名就因镇中老街得名。该街南北走向,呈横形,是当地集贸中心和文化中心,镇以街名。与此相呼应的还有“直街”,“直街”是古林镇布政村村委驻地,该地有条直形街道通商贸易,故名“直街”。

  这些以各种经济活动得名的地名反映出鄞州古代社会经济情况,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鄞州古代乡村经济的繁荣。

  名中留“史”

  地名是社会历史的活化石,能把一些历史事实和传说保留下来。上文说的“咸祥”、“埕窑”、“石宕”、“职田王”、“梅墟”等地名不仅反映出鄞州的物产情况和经济类型,也是当时鄞州经济状况的历史遗存。

  另外还有许多故事传说也折射在地名上,如“东吴”。东吴镇的镇名与三国东吴有关,据传:公元280年,吴国被晋灭亡后,有一俞姓将领避逃至此,见此地五凤朝阳(大涵山、东村东山等五座形如凤凰的山),认为是风水宝地,遂隐居下来,俞将军因怀念故国,于是把此地称之为“东吴”。

  再如“陈婆渡”。传说宋代以前陈婆渡这儿有一条九曲江,与江、海直通,潮激卤浸,满目荒凉。后来一对姓陈的渔民夫妇来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在三江口边搭了一个茅草棚,以捕鱼为生,成为这里的第一户人家。老汉夫妇在前江北岸搭起埠头,人称陈埠头。有时见行人对河犯愁,陈婆就用自家小渔船为人免费摆渡。老汉去世后,陈婆就不再捕鱼,正式设渡方便行人。陈婆生前最大愿望就是造一座桥,可惜一直未成。死后当地人为纪念她,募款建桥,并把此地命名为“陈婆渡”,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

  又如“古林”。古林旧称黄公林,相传是为纪念夏黄公而名。夏黄公就是黄石公,史传为鄞地之人。黄石公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曾指点张良兵法,为考验张良品行,让张良在圯桥上替他三次拾履,最后才授以《太公兵法》,成就张良一番伟业。这段逸事被司马迁记载在他的《史记》里。黄石老人作为当时著名的“商山四皓”之一,晚年隐居故里,在鄞西一带行医,传说最终逝世于黄古林,享年九十余岁。黄古林建黄公林庙来供祀之,那庙现今还在,算来亦有两千余年的历史了。 

  还如“钟公庙”。据明嘉清《鄞县志》和清光绪《鄞县志》等史籍记载:南宋庆元六年至嘉泰四年,当时鄞县的县令叫钟廉,他在任职期间致力水利事业,从周宿渡至陈婆渡肖家,率领民众兴筑“鹊巢碶”。为了感谢钟廉,当地百姓在鹊巢碶建了一个钟廉庙祭祀。明代鹊巢碶被废除,庙被迁到了庙跟,并且改庙额为“忠廉”。清代道光二十四年,乡绅周道遵呈请官府设庙额为“钟公”,以避名讳,从那以后,“钟公庙”的名字就沿用至今。 

  名中托“愿”

  古代鄞州,人们惧怕战乱、动荡,把安居乐业、长治久安当做美好的愿望,这种心态在鄞州地名中也表现出来。古林镇有个“如意 ”,有540多年的村落历史,村居先民取此村名寓有吉祥义,希望后代能吉祥如意;东吴的“万寿路”,东钱湖的“永安桥”,邱隘的“万龄港”都是如此。五乡镇“仁久村”古时村名为“经堂”、“夹塘”。全村以徐、吴两大姓为主,分居在“经堂”、“夹塘”两个自然村。因这两个自然村较小,人口不多,在划行政村时,合二为一,取村名为“仁久”。村名来源于村中的仁久桥,意为“仁义长久”。 

  还有些地名的原地名较为粗俗,后人通过雅化来表达美好意愿。当然这种雅化多是在与本地方言相近似的范围内进行的。如咸祥镇的镇名就改自“盐场”,为了雅化而改成咸祥,有大家都吉祥如意的意思。“集士港”因中塘河在该镇有十字交叉之港,故原名“十字港”,后人雅化为“集士港”,寄寓了招贤纳士的美好意愿。 

  进入21世纪后,随着鄞州中心城区建设的迅速发展,新的地名大量产生。很多地名都寄寓了新鄞州人对鄞州区未来的美好祝愿。如在巷弄的命名都用了“飞”字,如“飞驰巷”、“飞达巷”、“飞跃巷”、“飞翔巷”、“飞腾巷”、“飞扬巷”等等,代表了鄞州区在新时代展翅高飞的雄心壮志。 

  地名是一个地域文化的载体,一种特定文化的象征,一种牵动乡土情怀的称谓。地名的范围广泛、历史悠久,它随着人们的活动范围和视野所及而产生,是人类生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鄞州地名蕴含了丰富的文化含义,通过对地名文化的了解,更能提高对传统文化的认识,从而更好地保护继承并传播优秀的传统文化。 

  摄影 胡龙召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1版:今日要闻
   第A2版:今日关注
   第A3版:宁波·要闻
   第A4版:宁波·城事
   第A5版:中国·时讯
   第A6版:世界·时讯
   第A7版:世界·万象
   第A8版:体育·动感
   第A9版:体育·重点
   第A10版:副刊·连载
   第A11版:文娱·综艺
   第A12版:文娱·看点
   第A13版:深度报道
   第A14版:深度报道
   第A15版:一周网事
   第A16版:微型虚构
   第A17版:人文讲坛
   第A18版:人文讲坛
   第A19版:生活小品
   第A20版:影视像
鄞州地名趣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