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0版:人文/讲坛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3年09月01日 星期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堰、碶、塘、水则碑

———古代宁波的水利设施

  ①
  ②

  上接A09版 

  图①1920年的水则碑。摄影者为美国社会学家白克令先生。

  图②长春塘挖掘出的部分塘体

  图③行春碶遗址碑

  图④狗颈塘

  狗颈塘

  在它山堰下游的水利配套工程中,最有名的是狗颈塘,起着阻咸蓄淡、外受江潮之冲、内障大川之流的重要作用。

  发源于它山堰的南塘河,流经鄞江、洞桥、栎社等地,到北渡村时,曲折迂回的奉化江突然一个弧形大弯头靠向南塘河,与其相邻平行入宁波城。于是,在江湾与河相距最近处,在这段外遭江潮冲击、内受洪水排泄的险要河段,鄞西民众用条石为基石、石钉为楔头,环环相扣筑起了狗颈塘,分内河石塘和外江石塘。鄞西有句“在上莫如洪水湾,在下莫如狗颈塘”的俗语,说的就是它的贡献。  

  现存的内河石塘长约354米,宽0.6米。能见的五层条石,最长1.6米,最短0.7米,厚度0.2—0.3米,低层密上层疏,第五层的路面条石也以凹凸形紧扣,经受了洪水激流和频繁航运的考验。

  狗颈塘发挥更大作用的是外江石塘,弧形江堤青黑一片,全是巨形条石,与内河石塘一样,条石之间也是由巨大石钉扣紧。外江石塘高约3米,塘堤之上又用乱石混凝土浇筑一道小堤,有效阻止了咸潮的涌入。遗憾的是,该石塘一部分已被泥石覆盖。

  皎口水库修建后,内河压力有了很大缓解,但江潮逼冲依然厉害,狗颈塘至今仍在防洪抗旱中发挥着重大作用。

  澄浪堰

  澄浪堰位于宁波海曙区连接奉化江、南塘河的交汇口上。澄浪堰坝长9.6米,阔5.44米,宋、明时称“郑郎堰”、“郑家堰”、“郑十八郎堰”,南宋开庆元年(1259年)由吴雄督工重造,最初为土堰,后改为石堰。1959年,改建成过船坝,后又改为现代机动坝。现堰坝长20米,阔仍为5.44米,堰坝用条石砌成,堰坝上有闸门,上部已改成钢筋混凝土,并装有轨道。

  自宋至今,澄浪堰水溢则启,水涸则闭,使涝有所泄、旱有所潴,阻咸蓄淡;同时连接奉化江和南塘河水利航运,交通舟楫,是宁波历史上贯通东西乡的水利枢纽,为研究明州古水利工程提供了实物例证。 

  水则碑

  “水则”的“则”意思是“准则”。水则碑有测量水位、预防洪涝灾害的作用。水则,中国古代的水尺,又叫水志。最早的水则是李冰修都江堰时所立三个石人,以水淹至石人身体某部位,衡量水位高低和水量大小。

  南宋淳祐二年夏天,宁波下了两个多月的倾盆大雨,官府百姓心急如焚,望水兴叹。郡守陈垲勤政躬行,实地查看,想出一个奇招:置一块平水尺在河里,原理自然十分简单,就像插根筷子到水杯里,但怎么知道什么水位是对城里的百姓有利?什么水位该放水?这就得日积月累,要细心地观察、摸索、实验、等待。陈垲长年累月观察河里水位的升降,终于知道水位到了平水尺的哪个位置可以开闸门放水,这样就可以防患于未然。

  宝祐四年(1256年)春,吴潜主政宁波,治郡三年间,勤政施民,兴修水利,贡献重大。吴潜在借鉴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改进水文观测设施,建立了全城统一的“水则”标识———他选址郡城西南的月湖平桥之下,创建“水则亭”。亭中立碑石,榜书镌刻“平”字于石上。水则亭为水则碑而建,亭在四明桥下,取适中之地,测量水势,镌“平”字于石上,城外诸碶闸视“平”出没为启闭,水没“平”字当泄,出“平”字当蓄,启闭适宜,民无旱涝之忧。因此,把四明桥改称平桥。水则亭为保庄稼丰收、州郡平安发挥了重要作用。

  水则碑利用平水的原理达到体察灾情、统一调度的目的,是我国城市古水利遗存中仅有的实例。

  现存水则碑的大部分石亭建筑为清道光时所建,保留了南宋的亭基和明代的重修“平”字碑。1999年,考古重现水则碑(亭)旧貌,经重修后,恢复平桥河,与月湖水系相通,还历史的环境氛围。

  泥峙堰

  泥峙堰位于鄞州区横街镇林村,与它山堰一并为鄞西平原上两大重要的古代水利工程,始建年代比它山堰还早。

  泥峙堰坐落在两山之间,水流过堰后,主流流向东北,一小股流向东南,东南向为应山、凤林等村落,东北向就是以前的广德湖。明朝《桃源乡志》记载:“泥峙堰,在双瑞桥左、马家池右,盖水势东南下,不障桃源水北流又焉,则北村不可田职。”老一代林村人都知晓双瑞桥这个桥名。这一记载不仅确定了“泥峙堰”这一名称,同时也证明泥峙堰具有南水北调的作用。

  广德湖存在时,湖面与溪流水面落差不大,溪流流动平缓,泥坝几经修缮仍然完好。广德湖废弃后,水流湍急,泥峙堰几经损毁,民国时重筑为石坝。目前的泥峙堰有5级台阶,长50多米。

  泥峙堰上端有个蓄水池,那就是文献记载中的“马家池”,这里水源充足,并有地下水。在溪下水库下闸蓄水前,为解决全镇人的饮用水问题,横街镇自来水厂就曾建在这里。

  至今,泥峙堰仍发挥着引流至北村的应山、林村、凤林和横街等村田地的灌溉作用。

  

  石塘碶

  清代石塘碶,位于高桥镇石塘村,为石砌四孔桥式建筑。全长9.65米,宽3.5米,闸门中孔3.35米,两旁各为2.65米,既桥又闸,上建亭子廊屋三间。桥面两边设栏板,南栏上刻“大碶闸”三个正楷大字,左上款“鄞西隅七乡士民重建”,右下款“道光丁未岁季春日”,北栏下即为开启闸门。桥屋内有石碑三块,其中“重修石塘大碶碑记”高2.14米,宽0.99米,由宁波知府撰文,里人张恕篆额,陈掌文书丹,详尽记述了碶闸效益,建造纠葛及宁波府调处意见等。石塘碶古时为歧阳河与姚江之间排涝、阻咸蓄淡的重要碶闸,而由于歧阳河道加宽,加上姚江边另建新闸等原因,已无实际作用。

    长春塘

  长春塘遗址在南塘河历史街区的最西面,和尹江岸社区就隔了一条南塘河,往南方向三五十米处就是甬水桥。

  古时宁波处于平原低洼地带,且三江宽阔,为防洪水,人们多筑土塘封堵。

  唐时在宁波城建有水喉、食喉、气喉(城市排水小斗门,其中气喉尚能通潮)等,宋时建有郑郎坝、保丰碶等排水设施。

  据民国《鄞县通志》记载:“长春塘位于县南三区长春镇旧长春门外,长144公尺,阔8公尺,当甬江之冲为南门外民田之外卫,旧为土塘,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令沈犹龙改筑石塘,民多颂之。”

  遗址可能分为三个部分,松木部分、石塘、土塘。

  松木部分由直径二三十厘米的松木桩一字排开,由于年代久远,木质已经发黑,但并未歪曲腐烂,按宁波老话说,这叫“千年水里松”。

  松木桩后面就是石塘,石塘上的石条最多有10多层,每根石条长1—1.5米,宽0.3米,厚度在0.2米左右,还能很清晰地看出石条外侧都经过加工、打凿,每层石条还采用“T”字形横竖铺设。“T”字形的铺设是利用相互作用力,使石条间相互牵制,让石塘更加坚固。

  挖掘出来的土塘部分高两米左右,由粘性强的黄土和瓦砾间隔堆成。这个构造方式,与宋代《营造法式》所记载的“筑基之制”相符,综合判断它的始筑年代不晚于宋代。

  本文照片由作者提供

放大 缩小 默认
   

宁波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