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40版:岁月钩沉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新侨报

第A2版
广告

第A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宁波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1年9月30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宁波历史上震惊世人的盐粮案是如何成功处置的?
盛垫桥在文革中拆毁,改成如今盛莫公路上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兴无桥。
位于丽园社区官庄自然村的段光清手迹。
晚清时期的盛垫桥景。

  闲暇偶翻《镜湖自撰年谱》,该书是清代官员段光清(1798—1878)对其一生主要经历的记录,其中记载了一起发生在宁波的震惊世人的盐粮案件,较为详细地描述了其形成、演变到最终成功处置的过程,称得上是妥善处理官民关系的经典案例。

  火烧县衙

  宁波临东海,鄞县(今鄞州区)东乡的三山(今属北仑春晓镇)、瞻岐、咸祥等地的盐场生产大量食盐供应全国。清代特例规定在作为产盐区的鄞县东乡,允许民间贩卖食盐,也允许百姓购买。道光年间,新任鄞县知县却颁布法令规定东乡百姓必须到官方指定的重税盐铺买盐,并不准个人挑担贩卖食盐,百姓为此极为不满。

  五乡盐商江某乘机抬高盐价,更激起广大乡民的不满,于是五乡石山弄村盐贩俞能贵率领乡民捣毁了江某的盐铺,江某遂哭诉至县衙。鄞县知县冯翊见状立即派数名兵丁到五乡石山弄抓捕捣毁盐铺的乡民,结果无功而返,途中正好碰到邱隘横泾村的张潮清挑着盐担,认为他对新政令不服,就将其押了回去。

  盐贩俞能贵认为张潮清替自己背了黑锅,会同监生(古代最高学府国子监的学生)李芝英商量,动员了五乡各村乡民汇合到县衙请愿。当时的鄞州县衙与府衙在同一地点办公,即现在宁波市政府所在的地方,正门前的县前街由此得名并延续至今。晌午时分,衙门前的广场(现阳光广场)被数千东乡乡民挤得水泄不通。县令冯翊既不敢露面,也不派幕僚去广场做安抚工作。左等右等不见有人给个说法,愤怒的乡民在俞能贵带领下冲进了县衙,衙署内人员一见这种情况纷纷躲避,张潮清被乡民抢了出来。

  清中叶开始,鄞县官府对普通乡民征收高税赋。1852年3月,鄞南姜山监生周祥千受众乡亲之托,到县衙反映乡民不堪重负,县令冯翊一听立刻火冒三丈,以结伙抗粮为名命令手下将周祥千抓起来。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当太阳升起,来自鄞县的乡民陆续进城,结集了近5万,把鄞县县衙和宁波知府衙门团团围住。至中午时分,乡民们像潮水般冲进衙门,把牢房中的周祥千救出,并将衙署内的办公用品拖到广场上焚烧,部分乡民又冲进府衙一把火把府署的房子给点着了……

  事发后,浙江总督立即将冯翊革职查办,急调江山县县令段光清到鄞县接任,令浙江按察使孙毓桂和盐运使庆连率兵奔赴鄞县镇压暴乱。

  

  血染盛垫

  段光清赶到鄞县,只带着一名差吏和书役,举着“鄞县正堂段”牌子就下乡了,花了几天时间跑遍了鄞北、鄞南、鄞东三个乡,做了一些老年农民们的思想工作。大约过了5天时间,段光清陆续收到了380余件保证不闹事的书呈。这样,大部分老百姓被稳住了。

  段光清向宁波知府毕承昭建议,省府不必再派兵。但省府用兵决策这件事,并非宁波府衙所能左右。主管全省刑事治安的浙江按察使和浙江盐运使调集了1000多兵马,官兵们不间断地扫荡村庄、抓捕乡民。张潮清、俞能贵、李芝英等人经商量,在五乡石山弄村树大旗,组织乡民建立了自卫武装。

  张潮清等人认为,官兵要到五乡石山弄村,无论是行船或步行都必须经过盛垫桥(今属鄞州邱隘镇盛垫桥村)。于是乡民们在邱隘河东岸、后塘河南面、陆家村后面的旱作地里架上檀树大炮,参战乡民携带各式火枪、弓弩隐蔽在后塘河北面与南岸的各条河汊桥下守候。

  果不其然,7月的一个凌晨,省府和宁波府官兵近千名,从水路和陆路两线向五乡石山弄村镇压乡民。

  至四更时分,水陆两队人马来到盛垫桥。船队刚过了大半时,一声巨大炮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铁弹子与箭像雨点般射向官兵,顿时倒下一片。不熟悉地形的官兵四散而逃,而乡民们拿着刀棒进行追杀,仅俞能贵一人就砍死官兵十余人。后塘河河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河里到处飘浮着尸体。段光清在《镜湖自撰年谱》回忆道:“现场(指盛垫桥)惨不忍睹。上田下河,死尸乱倒,田泥血汗,河水红流。”此役,被杀死官兵竟达近200人,包括湖州副将张蕙、参将薛允诚、仁和(今杭州临安)知县德竹楼、秀水(今嘉兴县)县丞李祺等人,参将薛允诚等27名官兵被俘。而乡民只死伤5人,其中3个还是官府雇来的船工。

  

  事件平息

  官兵大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宁波城,震惊万分的知府毕承昭委托段光清全权处理此事。段光清立即亲自带了几个衙役乘几只脚划船赶到盛垫,召集当地乡长、里正(相当于现在的村委会主任)等人,安排基层官吏们收集安葬战死官兵的尸体。经与石山弄负责人李芝英谈判后,李同意27名官兵与官府在押的16名乡民交换。

  第二天,段光清与衙吏一起乘快船到东亭庙,将安排费交付乡民,终于将被俘的27名官兵领回。

  盛垫之战后,石山弄乡民加强了巡逻,并准备派人与太平天国联络,取得支持。一时流言四起,人心浮动。经过此役,知府和县府举棋不定,唯恐局势再度激化。

  数月深入乡里,段光清对乡民心态也更加了解,深感现有粮税和盐业政策确实存在重大失误之处。很快,鄞县就按统一标准开征了次年的赋税钱粮,鄞南的乡民心情平静了下来。

  钱粮开征不久,周祥千自己跑到官府来投案自首,段光清没有让人拘捕周祥千,反而当众称他是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

  南乡事情暂有缓和,段光清又着手处理东乡情况,布置“划定盐界”,在此内乡民可以自由买卖食盐。此举一出,东乡乡民们感到要求得到满足,石山弄每日参加巡逻的乡民人数逐惭减少,与张潮清、俞能贵经常在一起的人只剩下十多人。

  接着,段光清派人在东乡各村广贴官府告示:盛垫之战完全由张、俞两人所为,对其余参加的乡民一律不追究责任。乡民们如能擒住此二犯中一个送案者,县衙赏白银八百两……不多久,十多名石山弄村乡民乘夜伏击张潮清家,将其捉获并五花大绑押到县衙。段光清当众称赞,当场兑现乡民赏银八百两。

  又过了两天,有村民来报俞能贵现躲藏在奉化海边拆开岭(今宁海西店镇栅墟岭)一处废弃的破庵里。宁波府衙立即派出十多个官兵,在奉化县衙的配合下,两日后终于将其捕获。俞能贵、周祥千、张潮清三人被押解到杭州,最终被官府处决。

  数月后,南乡乡民自愿集资在周韩村建了一座“报德祠”来祭奉周祥千,东乡乡民集资在横泾西堍建了一幢张家堂祭奉张潮清,石山弄乡民则在每年七月“放焰口”时专门祭祀这三位为民而捐出生命的英雄……

  陈 鸿/文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1版:新侨报
   第A2版:广告
   第A3版:广告
   第A4版:广告
   第A5版:卷首语
   第A6版:一周播报
   第A7版:城市专题
   第A8版:专题策划
   第A9版:专题策划
   第A10版:专题策划
   第A11版:专题策划
   第A12版:人物访谈
   第A13版:人物访谈
   第A14版:城市话题
   第A15版:风尚
   第A16版:男士风华
   第A17版:锋流弄潮
   第A18版:服装节专版
   第A19版:现场报道
   第A20版:娱情星态
   第A21版:广告
   第A22版:娱乐焦点
   第A23版:娱乐焦点
   第A24版:热片快评
   第A25版:财智
   第A26版:楼市风云
   第A27版:车市纵横
   第A28版:每周商情
   第A29版:每周商情
   第A30版:平安专版
   第A31版:职场人生
   第A32版:时尚女人
   第A33版:乐活
   第A34版:热门书架
   第A35版:私房话语
   第A36版:千千情结
   第A37版:千千情结
   第A38版:好逑男女
   第A39版:食用主义
   第A40版:岁月钩沉
   第A41版:广告
   第A42版:碟海导航
   第A43版:广告
   第A44版:精彩网事
   第A45版:美容美发
   第A46版:星语星愿
   第A47版:健康养生
   第A48版:健康养生
   第A49版:家有儿女
   第A50版:撷趣怡心
   第A51版:资讯看台
   第A52版:游戏测试
   第A53版:街拍爱秀
   第A54版:广告
   第A55版:封面报道
   第A56版:广告
宁波历史上震惊世人的盐粮案是如何成功处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