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3版:卷首语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年05月23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知道自己不行,就是行

———感悟宁波系列之七十一

  闲庭信笔

  宁波史氏家族中有一位吏部尚书史岩之,待母至孝。其母八十大寿时,想到海天佛国普陀山进香,史岩之担忧如此路途遥远,海上颠簸,老母年迈体弱,又不能违母之愿,于是就近在东钱湖的霞屿山上,开洞建寺,供奉观音。寺成这天,风和日丽,史岩之预先安排了一艘大船,他把老母扶进船舱坐定,然后扬起风帆,荡起橹桨,在东钱湖中周游。每当夜晚,船工便按史岩之编的话向老人报告:“船到招宝山了……船过沈家门了。”船在东钱湖上游荡了三天三夜,最后驶到石窟之前,船工高声报告:“普陀山到了。”候在那里的和尚见大船靠了岸,赶紧念经的念经、敲木鱼的敲木鱼、烧香的烧香,哄得史母确信到了普陀山。于是,史岩之便扶着老母进入石窟,烧香拜佛,了其心愿。 

  现在东钱湖小普陀东门的湖边水面上,有一尊高十米、通体雪白的水月观音,以湖水为莲台,青山为背景,站在湖水微波中,以慈祥、柔和、关爱的目光,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我想,这座水上观音的缘起,应该就是史岩之的那个善意的谎言。

  我不是一个佛教徒,当然不懂佛学的高妙之处。开初的辰光,我是把一些宗教类的书籍,当做文学作品来读的,比如《圣经》,里边的一个个故事,就是很好的小说。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不管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等等,它们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劝人为善,积德行善。

  但丁的《神曲》虽然不是教义,但是也充满着浓重的宗教色彩,人做得不好就要入地狱,亦正亦邪的人就得在炼狱里磨炼,磨炼不好就入地狱,反之,磨炼好了就可以上天堂。而带引他们的天使,就是贝亚德丽彩。作为诗人和思想家的但丁,也是在劝人为善。

  为什么要劝人为善?那是因为人们都有原罪,或者说每天在工作和生活中,不经意间做着错事,需要不断地修正。根据佛教的意思,人的一生,就是不断遇到磨难而又不断解脱磨难的过程。但人类又具有原善,所以完全可以把坏人改造为好人,也可以把好人完善为圣人。弘一法师出家前,是一代文化大家,当然也做过不少荒唐的事情。于是,他想借出家来解脱自己、升华自己。他临终时写下了这样四个字:悲欣交集。这四个字对于不同层面的人来说,就会出现不同的理解。叶圣陶解释“欣”字,一辈子“好好地活”了,到如今“好好地死”了,欢喜满足,了无缺憾。太空法师说“大师之所谓‘悲’者,悲众生之沉溺生死,悲娑婆之八苦交煎,悲世界之大劫未已,悲法门之戒乘俱衰,悲有情之愚慢而难化,悲佛恩之深重而广大,总之为慈愍众生而起之‘称性大悲’也。大师之所谓‘欣’者何,欲求极乐,欣得往生,欣见弥陀而圆成佛道,欣生净土而化度十方”。

  而作为凡夫俗子的我来说,总觉得弘一法师“悲”字的含义,还有着他所认为的自己还没有了却的俗世心愿,或者说是一种遗憾。大师临死之刻,尚有觉得自己的不足之处,何况凡人乎?有些人认为自己不好的习性过重,未臻完美,所以没资格劝人行善。其实,我们都是凡夫,大可不必以圣人的尺度要求自己,而是从凡夫的过程中逐渐修正自己,常常心怀惭愧,做错事要忏悔;能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行,就是行;知道自己不好,就是好。(楼伟华)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侨报